Wang Zhi: A torch-bearer on Actualizing Early Chinese capitalism 汪直﹕中國早期資本主義萌芽實踐的一名把手

*Translation to come*

“海盜”這兩個字對你留有甚麼印象﹖
是電影裡的那種放任﹐自由而風趣﹐不過骯髒的可以的加勒比海盜麼﹖還是現在坐著快艇﹐一手把住整箱美金﹐另一手抬著火箭榴彈發射器的運油船劫匪﹖無論甚麼年代﹐“海盜”都像是一個為了金錢和個人生存自由的惡性存在。試問下地中海人“海雷丁”這名字﹐多曾令全歐洲的人民聞其名而色變。
而在東方﹐歷史上的海盜莫過於“倭寇”集團。雖然自從中國元代已有﹐不過最深刻的莫過於明代的歷史故事﹐尤其是戚繼光與“戚家軍”如何逐逐大破“日本仔”﹐成為後世(尤其是抗日時期) 的佳話。
不過﹐亦有學家指出﹐這些倭寇﹐雖蓋名為“倭”﹐實為大明帝國於江南沿岸的百姓﹗其中﹐更出過一個傳奇人物﹐從白手起家﹐直至到走私軍火﹐擁有和明朝和日本諸大名皆恐懼的私家艦隊﹐甚至占領日本平戶對開的島嶼自稱王﹗這個人的名字﹐就是--汪直。
汪直在正史上﹐都被略為區區一名海賊王﹐在自己出身的安徽歙縣縣志的武備志裡關於他的簡介就是經典的例子﹕
『…附錄汪直﹐字五峰﹐縣南結林人。任俠﹑多智略﹐里中少年葉中滿﹑徐惟學﹑方廷助﹑陳東皆樂與之游。嘉靖十九年(1540)直與宗滿等之廣東造巨舶抵日本﹑暹羅諸國﹐互市致富﹐不貲夷人﹐呼為五峰船主。時日本內亂﹐民多逃海上為盜﹐直招聚之﹐稱徽王﹐使其黨﹐率之蹂躪江浙沿海諸郡縣。三十四年八月(1555/9)潰倭百餘﹐自紹興流刦杭嚴﹐徽寧太平。犯南京經行數千里﹐殺傷無慮四五千人八十餘日﹐始殲於蘇屬楊家橋而直據五島﹐擁眾如故。總督胡宗憲與直同鄉里﹐因動以鄉誼﹐復陰間其黨使相殘。三十六年(1557)宗憲乃誘直誅之﹐倭勢大衰。四十三年(1564)總兵戚繼光悉平之。)再向標題一看﹐『世宗嘉靖三十四年倭寇竄歙境﹐知縣史桂芳率眾禦之﹐方村寇竄積溪﹐始築歙縣城』。哇﹐竟然因為他率領的倭寇侵犯而下令築城禦敵﹐實在可見這人物可真不小。
不過細看三十四年那一段﹐為甚麼這個“倭寇”會擊潰倭寇呢﹖既然此人足智多謀﹐他倒不會這麼容易中朝廷的反間計吧﹖其實這裡中間大有文章。自明洪武三年(1370)至七年(1374)撤銷浙江﹑福建﹑及廣州各港口掌管對外貿易的市舶司﹐到十九和二十年(1386/87)下令廢昌國縣及舟山周遭沿海居民﹐本來沒有海賊問題的地區因這錯誤的所謂預防政策之下漸漸積聚起來自中國及外地的賊匪。
汪直家境清貧﹐但同鄉友合資於廣東造船﹐販售明生產的日用品(如綿絲織品﹑紙﹑茶﹑陶瓷等)往東南亞﹐得到三四十倍的回報利潤﹐然後一直擴大船隊和貿易。問題是﹐既然政府在一百多年前已經明令禁止建造三桅以上的海船﹐汪直又是怎樣找到船廠去造呢﹖絲和高等陶瓷都是奢侈品﹐國內的需求也有限﹐這麼大的穩定貨源又怎樣得到呢﹖
東南亞雖然普遍貧脊﹐當時除了汪直及其他華商集團﹐還有葡萄牙人活躍於東南亞及菲律賓﹐一路貿易一邊傳教。這些貨物可能就是這樣轉手運往西歐﹐成為現在博物館能見到的明代瓷器吧。而且﹐雖然明朝禁造大船﹐不見得汪直不能如縣誌所記載﹐疏通“山高皇帝遠”的廣東官員﹐允許“造巨舶”。
嘉靖二十二年(1542)﹐汪直改變方針主要往日本互市﹐並在肥後國平戶對外的五島建立基地。這個除了因為之前因船隊遭掠奪而在安全上作考慮﹐亦因為日本市場本身利潤更大(考慮到明朝市場嗜白銀與外國工藝品)。
為了保護自己﹐汪直在二十三年(1543)正式加入許棟的徽商集團﹐成為其重要人物並得到東南亞更多的人面門路。在這個時期﹐江南手工藝製造業和紡織業﹐就是靠成千上百的海商﹐冒著風雨和官府被抓的危險蓬勃起來﹐造成一個資本主義萌芽﹐工業系統化的前夕。同年﹐汪直為駐暹羅的葡國商人作中介﹐把他們引到日本。也是這位五峰船主親自推波助瀾之下﹐纔有種子島時堯把洋槍彈藥和製造方法買進及複製﹐之後短短一年之間透過堺港商人眾及紀伊國根來寺遍及全國﹐改革了當時日本戰國時代中末期的僵局。(參見﹕南浦文之《南浦文集﹕鐵炮記》)汪直也從中轉賣了不少葡製槍支甚至大炮﹐並且得到諸大名的如國君般招待。此事之後再細說。
在這加盟期間﹐因為許氏商團為了還葡萄牙商人債而搶劫自己債客﹐驚動了官府﹐最後在二十七年(1548)浙江巡撫朱紈以“不革渡船則海道不清﹐不嚴保甲則海防不可復”把許棟的根據地雙嶼港以武力攻略。許氏商會雖然以武力抵抗﹐但最後在舊曆四月七日淪陷﹐商會各頭目被擒後處斬。從那天起一個月﹐停舶各國來船有一千二百九十四艘﹐朱紈唯有下令以泥土封住港口而告終。
之後﹐許棟集團大部份轉投正在日本的汪直。他改變以往海商全力反抗朝廷的態度﹐多次意欲向明朝談判解除海禁。之後五年間﹐汪直一直有條件地以武力援助朝廷殲滅大大小小以掠奪為主的海盜集團﹐得到地方官府的融通及信任。
但因為東亞的商艦隊都包含為數不少的日本流浪武士做護衛或傭兵﹐龍蛇混集﹐利益上各有差異﹐汪直沒可能完全有秩序地控制所有手下。汪直前屬下徐海就是因為手下的日本武士在烈港擅自搶掠了汪直船隊的物資而逼出港﹐後來更受官府刺激而大舉犯案。後來徐海被官府認定為賊寇﹐和汪直聯手滅掉了。三十六年(1557)﹐汪直更以外交手段和源義長和源義鎮(即豐後國大友義鎮﹐後改名宗麟)達成共識開市通商﹐以及監管國內浪人﹐減少中國沿岸受襲擊。
儘管當時汪直稱霸東海﹐貲無不通﹐無奈在中央政策下﹐海禁仍然生效。當浙江巡撫胡宗憲請汪直往杭州商議上疏北京朝廷“開市息兵”時﹐卻被杭州太守王本固即時逮捕。牢他於獄中上書求情曰﹕
『帶罪犯人汪直,即汪五峰,南直隸徽州府歙縣民,奏為陳悃報國,以靖邊疆,以弭群凶事:竊臣覓利商海,賣貨浙福,與人同利,為國捍邊,絕無勾引賊黨侵擾情事,此天地神人所共知者。夫何屢立微功,蒙蔽不能上達,反遭藉沒家產,舉家監禁之厄,臣心實有不甘。連年倭賊犯邊,為浙直等處患,皆賊眾所擄姦民,反為響導,劫掠滿載,致使來賊聞風仿效,紛至沓來,致成中國大患。舊年四月,賊船大小千餘,盟誓復行深入,分途搶掠;幸我朝福德格天,海神默佑,反風阻滯,久泊食盡,遂劫本國五島地方,縱燒廬舍,自相吞噬。但其間先得渡者,已至中國地方,餘黨乘風順流海上,南侵琉球,北掠高麗,後歸聚本國薩摩州尚眾。此臣拊心刻骨,欲插翅上達愚衷,請為說客遊說諸國,自相禁治。日本雖統于一君,近來君弱臣強,不過徒存名號而已。其國尚有六十六國,互相雄長。其犯中國之賊,大致出於沿海九州,其他十有二島,臣已遍歷,勸自約束,今年夷船殆少至矣。臣料九州諸夷,經臣撫諭,必不敢仍請攻犯。臣當自五島徵兵剿滅,以夷攻夷,此臣之素志,事猶反掌也。如皇上慈仁恩宥,赦臣之罪,得效犬馬之微勞馳驅,浙江定海外港,仍如粵中事例,通關納稅,又使不失貢期;宣諭諸島,其主各為禁制,倭奴不得復為跋扈,所謂不戰而屈人兵者也。敢不捐軀報效,贖萬死之罪。』
事後汪直養子毛海峰也率領部下向明軍進行報復式襲擊﹐奈何戰鬥力懸殊而敗走。汪直本人也在嘉靖三十八年(1559)十二月二十五日處斬。刑前抱子痛泣﹐道﹐“吾何罪,吾何罪,死吾一人,恐苦兩浙百姓”﹐之後果然因為群龍無首而倭寇四處侵犯﹐成為有史以來最危險最混亂的時期﹐直到嘉靖末年﹐隆慶元年﹐南方地方官員再次提出設縣開港﹐除日本外開放貿易為止而告終。
汪直不單只繼承了明中晚期江南工商業發展的生命線﹐而且處處以自家國著想而率先處於異國﹐以軟硬兼施的方法制服了日本戰國動蕩中多餘的武力。這位為民請命的行動派革命家﹐又怎能夠還以“漢奸”兩字稱之呢﹖他死後半年﹐日本尾張國發生桶狹間之役﹐開始了織田信長以開明先進的理念統一天下的路﹐而明朝還在繼續緩緩步往開放之途。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ategories

February 2009
M T W T F S S
« Jan   Mar »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  
%d bloggers like this: